首页 / 中国民间故事

天地一逆游,光阴如过客

2018/09/06  阅读: 522

  你也许不知道陈艺鹏,但你也许听过他的一首歌叫《老鼠不再爱大米》,火爆程度虽不及《老鼠爱大米》,却也算风光过一阵。乐坛是个残酷的地方,歌红人不红的事情也常见。几年前,他渐渐淡出了歌坛,然后他做了一件令人咋舌的事情。


  原来,在这几年里,陈艺鹏跑遍了全国,为40座城市作了属于它们的歌,《情人锁》(黄山)、《法源寺》(北京)、《渡十娘》(扬州)、《阿里山》(台湾)、《出师表》(成都)、《西关》(广州)、《武当无忌》(十堰)、《天涯歌女》(上海)、《长安游》(西安)、《若水杭州》(杭州)……在他的歌声里,那个常常被人们拿来臆想了一万遍,周而复始、始而复死的周游世界之梦,好像又被点燃了。


  人们都说生活方式是一种选择,的确是这样,陈艺鹏在2004年参加“莱卡我型我秀”比赛而步入乐坛,而那一年比赛的冠军是现在人气异常火爆的张杰,前阵子网上曝光的一张“两人‘洗剪吹’”造型的青涩合影照再度把两个人集结在了一起,两个人现在再无联系,这是生活的安排,也是命运的选择。然而,他选择了另一种生活的方式,呈现音乐的方式,即使非常艰难。


  在他有为40座城市写歌这个想法时,遇到过各种各样的困难,资金不足是最主要的问题,制作一首歌的费用相当于他当时生活费的70%,这让他的生活捉襟见肘。生活的不易,让他动摇了,他也曾说过“日子都快过不下去了,还写什么歌呢?”这样的话,不过,他最终坚持了下来。接下来,他还会继续走下去,为每座走过的城市写歌,“中国的城市这么多,可以玩到下一代。”


  李白在《春夜宴桃李园序》的开头写道: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意思是说,空间是万物的旅舍,时间是百代的过客。人生就像一场旅行,短暂无常漂泊不定,不如寄身天地,及时行乐。


  想想陈艺鹏,似乎就是这样一个肆意洒脱的过客,以天地为家,在流转的光阴中,成了一个过客,也成了一道风景。

声明
本文由歇吧编辑发布,我们可能会对原文进行一些修饰,如有侵权请联系314559381@qq.com,我们将及时处理。如果你很喜欢这篇“天地一逆游,光阴如过客”的内容,希望可以帮你找到通往智慧的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