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选美文

我们都是在彼此最美的时候爱上对方的

2018/10/05 xie100 阅读: 497

  此时的光阴最养人,清冽而无拘无束。仰承万化的滋润,一切似乎圆满,又还在悄悄生长。


  在最小的时候就识得容颜的至美。男孩子喜欢捉弄长得最可爱的女孩子,把她欺负得哭不出来,又会默默地递给她糖果,向每一个说她坏话的人扬起拳头。当时她们头上编着两根小辫子,青葱,热烈,一甩头就像翅膀一样扑腾开来。


  后来稍微长大一点,男孩喜欢长发。他们惊异于女孩在肩上、后背漫开的河川,惊异于那种日复一日却悄然无息的奔流。这种惊异,使得他们自己也不知不觉蓄起长发。藏住眉毛的斜刘海,自然地剪碎迎面而来的阳光,有时候也藏住双眸,故作深沉地与你对视。可是教导主任会抓他们,让他们一个两个剃成杨梅头,刺棱棱的,一看就扎手。没有了长发的武装,他们便无所遁形,看你时怯怯的。你便止不住地笑,笑话这些稚气的少年。


  再后来,长发没有了人为的束缚,样式就五花八门了。卷的,直的,似卷实直的,似直实卷的,长短不一的,像夏夜里的葡萄藤。有的女孩不再悉心地照料长发,剪掉了,男孩好像也在这时候开始剔去长发情结,就像开始剔去脸上的髭须。这时,他们也被称为男人了。


  那时虽没有许下长发的诺言,心里却都藏一个及腰的愿望。为喜欢的男孩蓄起长发,为喜欢的男孩剪去长发,开心,伤心,如同花木的枯荣。生长,生长,挣扎着褪去稚气的形貌,多少流年与你同往。


  才恍悟到从前,多少男孩流连你后背的景致,那是风和轻盈的栖息地。而你却很可能怯怯的,卑微地站在一个角落,偷看其中一个男孩在球场上挥汗如雨。他灵动矫健的身姿是自由的,他的汗水和光芒的迸发是自由的,而你急切的呼吸却并不自由。


  好的容颜欢悦起来,颦笑之间,云天都动。我们走啊走,在尘世的坦途和泥泞中信步,最后终会走到日暮。晚风拂柳笛生残,斜阳山外山。造化毫不怜惜迟暮的人,用深秋的萧条替换你的容颜。


  现在想来,是件残酷的事。可我们亲见过多少华发老人的悲伤呢?最美的年纪最悲伤,因为正行走于一切都在失去的路上。多少次幸福地依偎在一起,却忧心地询问:如果我老了,你还会爱我吗?换来的回答虽是俗套,却叫你暂时安心。而这安心自然维持不了多久,隔天,或隔两天又要发问。他或许会耐心地一遍遍抚慰你,或许就会厌烦。你便心生了忧愁和恐惧:我老了,他就不一定爱我了。未来的不确定、可能的孤独,早早袭来。


  故事里真正的爱情是不以容颜为转移的。雨果《笑面人》中的畸脸人,他有一个美丽不可方物的伴侣,但她是个盲人。因她是个盲人,这不对等的容颜,才具有登对的可能。许多的爱情都是从让人欣悦的容颜开始的。领悟到这一点,自然就会有失去的恐惧。


  然而,你可曾注视过秋末光秃的枝桠?峭楞楞,坚硬如水。你会为那样的坚持和无畏感动。那时的光阴最磨人,却也将人打磨得晶莹剔透,返璞归真。


  我们见过在夕阳下牵手且行且笑的一对对老者,羡慕那些相守一生的然诺。但谁曾想过,人生中的某一天开始,爱人之间早已卸下所有的妆容。爱的不再是你白皙紧致的肌肤,不再是你一颦一笑的娇颜,不再是你随风舞动的青丝,而是那温良相依的心灵。


  只是我们仍然会记得当初是怎样开始相爱的。我们坐在一起看看过去,看看如同我们年轻时候一样拥腻的年轻人,如同看到严冬过后,来年的春天,所有的长发又开始在树梢生长。

声明
本文由歇吧编辑发布,我们可能会对原文进行一些修饰,如有侵权请联系314559381@qq.com,我们将及时处理。如果你很喜欢这篇“我们都是在彼此最美的时候爱上对方的”的内容,希望可以帮你找到通往智慧的钥匙。同时,我们还为您推荐了更多关于“ 爱恋 爱情 思念 ”的文章,请通过下方选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