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选美文

当上等剩女遇上下等剩男

推荐  2018/10/23 xie100 阅读: 571

  若在男女堆里按相貌能力分成甲乙丙丁等时:甲男找乙女,乙男找丙女,丙男找丁女,于是,这世界上剩下了甲女与丁男在单身了。


  当上等剩女遇上下等剩男这个故事,甲女名叫周芷若。长得漂亮也就算了,她居然还是一房产公司的销售经理。职位这么高也就算了,还自己供了房,买车,是每周高档美容健身场所的VIP级别美女,生活半点儿也不含糊。这个周芷若还特善良,周末常常去孤儿院做义工。说白了,她就是优秀的甲等女人,甲等到男人追着觉得自个儿资本不够。


  而丁男呢?名字叫关大宝,小眼睛大鼻子大嘴巴矮个子。做汽车美容工作的,周芷若有好几次去给自己的车做美容时见过他,不是很熟悉,也就笑了笑。这关大宝也不是勤奋工作的料子,天天在家里呆着偷懒。你问她为什么知道得那么清楚?那是因为甲女的周芷若和丁男关大宝是同住一个小区同住一幢楼房同一个楼层的邻居。阳台还是相连的,朝不见也晚间见,想不认得对方都有点难。她想又不是帅哥不可能构成什么艳遇,又没钱没魅力的,所以没有兴趣。他倒是经常往这边看,但也绝不出声。城市里的寂寞男女们,谁不是这样以自信或者自卑的姿态高傲着矜持着呢?


  这天是周末,周芷若起来,边做海泥面膜边洗衣服。哼着歌经过阳台门的时候,眼角一不小心瞄到隔壁阳台上站着的那个丑男人手上正拿着一件粉红色的什么东西发呆。周芷若再仔细一看,不亚于火星撞地球地尖叫一声,冲出阳台:“你偷我的内衣!”关大宝瞪着他那怎么瞪也大不了的眼睛,张了大嘴巴看着突然冲到隔壁阳台来的周芷若,拿着那件粉红色蕾丝胸罩的手抖了那么一下下,然后继续傻看着她又冲回房间去,然后再听到自家门被擂得山响:“你这个变态给我开门!”


  她想,就算自己再也不穿那件内衣,也不可以让自己的贴身之物落到这丑男人手里。她瞪他一眼,眼神儿寒得不行。一把推开他,冲进去,顺利地奔向阳台,却闻到异香扑鼻。禁不住问:“你在煮什么?”他没反应过来,好一阵才吐出几个字来:“咖啡牛奶。”然后又再重复一次:“咖啡牛奶。你要喝么?”周芷若没吃早餐的肚子不怎么争气,小响了一声,只好有些尴尬地说:“真香”。说完后忽然又想起内衣,冲出去把罪证抓在手里,对跟进来的关大宝吼:“流氓!你偷我的内衣!”话音刚落,一阵风从对面吹过来,又一件粉红小内裤掉在了地上,她的脸一下热了,不自觉地抬手摸脸,却摸到满脸的面膜。她失声尖叫,风一样地跑了出去。


  喂!你的……关大宝看着再一次掉在阳台上的内衣,再看一眼空无一人的门口,才把字吞下去般说:内衣。


  又是星期天,周芷若在做面膜的时候叹了一声。然后眼睛不自觉地看了一眼阳台。咦?那是什么?一根钓鱼竿挂了个粉色的纸盒从隔壁的阳台伸了过来,她顶着一脸面膜出去看,纸盒上还有一张纸条:“请你吃早餐算是道歉好吗?我们握手言和吧。”周芷若打开纸盒看到自己那套粉红色内衣叠得那么整齐的时候,脸又红了,接着听到自己没吃早餐的肚子叫了一声。


  “门开了,你自己过来好不好?”扬眼看过去,关大宝打开阳台门探出那颗小眼睛大鼻子的脑袋讨好地说。这人长得不怎么样,煮的咖啡牛奶倒是很香。早餐是中西合璧的鸡蛋葱油饼,自烤小蛋糕,香浓牛奶咖啡,餐桌上居然还插了一支刚开放的非洲菊。周芷若看着貌似体贴周到的他忙来忙去,盯着那朵非洲菊看了看,感觉倒是很受用。


  吃完早餐,他把她送到门口,伸出大手来:“握手言和,好不好?”


  周芷若看着他拘束不安的样子,把葱白的小手放进他的大手掌里:“好啦。握手言和就握手言和吧。”


  他的表情绝对算是受宠若惊。用力握了她嫩滑的手一下,就放开了,倒也不敢造次,说:“今晚我炖枸杞鸡汤,你过来帮我喝好吗?”她听着又受用了,听听这个“帮”字,多会说话呀。随口应:好呀。本来只是客气,傍晚的时候,在阳台闻着隔壁飘过来的香味,她就想:不吃白不吃。谁让他做得那么香呢?


  再一个月后,她和他几乎无话不谈了。她说到什么,他都微笑说:“对呀,对呀,只有你这么有智慧的女子才能想得出来呀。”


  她从小听别人说漂亮听多了,觉得这么夸她有智慧可真夸到她心里面去了。哪个女孩子不喜欢别人变着法儿夸自己?都说赞美比批评更养人。她就觉得这段日子以来,越来越自信,越来越迷人,皮肤也越来越好。不知是他的赞美有功劳还是他的美味养颜汤水有功劳。


  这天周芷若要去超市采购。关大宝自告奋勇当搬运工。其实认识的男人中可以相陪帮拿东西的男人也不是没有,可她总觉得自己买卫生纸呀、牙膏、牙刷、拖把、面膜这些东西的时候,还是找关大宝这种男人才好。采购完毕的时候,她把一袋零食勾在拿了大堆东西的他唯一空出的小指上:“我去开车”。旁边一对情侣经过,侧目,那女的说了一句:“鲜花插在牛屎上。”声音倒也不大,但清清楚楚落入两人的耳朵里。


  一路上,周芷若便不说话了,关大宝和一大堆东西坐在车后座上,也没说话。


  他再用鱼钩送纸条来请吃饭时,她看一眼纸条再看一眼泡面,不再过去了。他打开阳台探半个身子过来,往她的阳台这边看,看呀看,就是不见她出来。他把做好的汤锅搬到阳台上,风一吹,那香味便往她这边飘呀飘。她忍不住冲出阳台:“要吃你自己吃去!”那边厢声音低低的,像做错事的小孩子:“是你喜欢的韩式罗宋汤。”


  她杏眼怒睁,想说什么,最后都没说,风一样冲屋里去了。开了音响,是上个月那家伙给淘回来的CD,哼,那个丑男人,怎么连她喜欢听什么都知道了呢?越看那泡面就越讨厌,最后还是跑出阳台:“开门给我!”美美地干掉两碗深得她心的汤水。咬着她喜欢的青椒鸡丝,她问:“干嘛对我这么的好?想追我?”一脸惶恐又假装平静的他不算白的脸一下红了:“是,是呀。”她放下筷子:“万一我不愿意,怎么办?”他盯着她看呀看,看得她都快不好意思了,才说:“那我也没办法”。说完还是盯着她看,像得不到糖的孩子。


  她问:“你有多少钱?”他答:“不,不多。”


  “全给我。”“好,好呀。”“房子也要。”“好,好呀。”


  然后周芷若走了,关大宝看着她的背影消失于走廊,愣着想了半天,还是没想明白她的态度究竟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大早起来,周芷若做完瑜伽敷上面膜听歌。看了一眼阳台,没动静,再竖起耳朵,听一下门口那边,还是没动静,干脆到阳台看对面,仍然没有动静。


  看吧看吧,不管他看起来是多实在的男人,在这个利字当头的世界,说到钱就跑了。钱她自己能挣,试一下他而已,再说了,他关大宝能有什么钱?房子都是租别人的!


  晚上八点多,隔壁还是没有动静。周芷若不知道为什么,叹了一口气,打算出门去吃顿好的。吃不下泡面,她还不能到外面吃不成?打开门却看到关大宝提着个箱子站在门外:“我的钱有点乱,花时间整理了一下。”


  关大宝的钱果然很乱。箱子里有公司账目,银行支票,现金,房产证……真的很乱。


  她问:“你到底有多少钱?”“不多,不够两千万。”


  又问:“全在这里了?”他低下头:“我身上还有一点零钱的。”


  她说:“我还没答应跟你有什么关系。”


  他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再说你心好!”


  竟敢用狼来比喻她!周芷若一个抱枕打过去正中目标:“你怎么知道我心好?”


  关大宝居然没躲,居然还笑得很让她不明所以。他说:“你经常在我捐助的孤儿院帮忙,我是打听到你住这儿,就搬来了。”


  周芷若再一抱枕打过去,关大宝还是不躲,看着周芷若,动也不动。


  周芷若说:“先谈恋爱,考验考验你!”关大宝愣了一下,那呆滞的样子使他看起来更傻更丑,然后他笑了,笑得见牙不见眼:“好,好呀。”


  最后,甲女和丁男,就这样终成眷属。

声明
本文由歇吧编辑发布,我们可能会对原文进行一些修饰,如有侵权请联系314559381@qq.com,我们将及时处理。如果你很喜欢这篇“当上等剩女遇上下等剩男”的内容,希望可以帮你找到通往智慧的钥匙。同时,我们还为您推荐了更多关于“ 剩男 剩女 爱情 ”的文章,请通过下方选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