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一种期待

采编 2019-01-29 09:15 心灵感悟
阅读(724)
时钟的链条交错出规律的滴答声,就像是随风而起的涟漪,没有节制的扩散,蔓延。你不知道下一刻会被怎样的喧嚣隐溺,却明了,生活的那端,总有一种期待,超越了我所能用语言诠释的感情。 岁月逆流了十年,那时,我才九岁,吸着小鼻涕,满世界的搜集卡片,洋画

时钟的链条交错出规律的滴答声,就像是随风而起的涟漪,没有节制的扩散,蔓延。你不知道下一刻会被怎样的喧嚣隐溺,却明了,生活的那端,总有一种期待,超越了我所能用语言诠释的感情。

岁月逆流了十年,那时,我才九岁,吸着小鼻涕,满世界的搜集卡片,洋画,弹球儿,那时我期待自己可以有更多的玩具,可以一个下午把装弹球儿的小盒子填满,可以一晚上得到更多的卡片,所以偷偷的把干脆面的袋子都打开,拿了卡片,在工工整整的放回去。十年前,我九岁,期待着简简单单的童趣。

相片锁住了稚嫩的叛逆,那一年,我十二岁,我忘了自己还有一堆等着收集的玩具,我期待着可以成熟,期待着可以用强硬征服我眼中的世界,那时,不厌其烦的翻看着古惑仔的光碟,看着刀光剑影的生活,看着他们用刀,用狠,颠覆了身边的环境,热血沸腾。所以学着打架,学着单挑,学着哥们义气。七年前,我十二岁,期待着激情的青春。

读着徐志摩的雨巷,听着唯美的情歌,心中开始崇尚感情,那一年,我十六岁,习惯了低调的生活,习惯了做一个观众,我期待自己是一个诗人,所以带着浓重的诗人情节生活,每天读小说,写随笔,写文章。觉得不可一世,鹤立鸡群。拒绝谈论物质,放任感情随意的宣泄。总是认为,李白的放荡不羁是时代留给诗人的秉性。

四年前,我十六岁,期待着感情寄托。

现在,我二十岁,开始接触世界,接触原原本本的生活,我知道世界存在黑暗,就像是枣膏上的小芝麻。不是我们想的就会实现,不是你努力了,别人就会点头。经历过成长,波折,现在,我二十岁。我期待可以有个小家,布着温馨的灯光,淡紫色的玻璃窗,圆圆的席梦思床。干净宽敞的厨房,浴室。还有一对咬不清字的小家伙儿。

总有一种期待,伴随着我们成长,那些是我们所经历的独家记忆。没有人理解那一年,我们揣着怎样的心情期待。没有人理解,那时。我们……岁。

本文出处:互联网
END
本文由歇吧编辑发布,我们可能会对原文进行一些修饰,如有侵权请联系 邮箱:314559381@qq.com,我们将及时处理。如果你很喜欢这篇“总有一种期待”的内容,希望可以帮你找到通往智慧的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