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散文欣赏

生时灿如夏花,死时美如秋月

推荐  2018/09/08 xie100 阅读: 858
八年前因缘际会,到一家医院当志愿者,本想以我的有余,去补他人的不足,没想到因为给予,却收获更多。而我所做的,往往只是倾听和抚慰那些因病所苦的人。

我一开始是在儿科游戏室陪病童玩耍;接着转到“图推组”,用小推车运送书籍杂志到病房,供住院病人取阅;然后就是在服务台工作,协助病患填写表格、介绍就医流程、答询医师看诊时间。加上定期为小区民众测量血压。

在服务的过程中,我看到许多患者和他们的家属,有的携手对抗病魔,有的整天哀叹怨怼。在他们的愁苦中,我体会到人性的脆弱和生命的无常。

我的伙伴们来自社会各个阶层,各自身怀绝技但深藏不露。其中有退而不休的公务员、学校的老师、学生、工厂的女工、在夜市摆摊的小贩,以及全职的家庭主妇。

印象最深刻的一位,是志愿者队成立时第一位的志愿者队长──赵队长。赵大姊退休后即到医院做志愿者,志愿者队草创初期,人数不足,她身兼数职。为了带领新手上路,每星期六天,每天早上八点半准时上工服务。

两年后的一天半夜,她的气喘宿疾发作,自己拨了120专线,叫救护车送她到院急救,没想到院方极力抢救,依然回天乏术。

当天早上刚好轮到我值班,一进医院,就被告知赵大姐已经被送到地下室的太平间。

她随身携带的手提包里,还塞着外出服和志愿者背心,准备就医完毕继续服务。这种鞠躬尽瘁、蜡炬成灰的服务态度,教我又难过又钦佩。

张伯伯和张妈妈是一对人人称羡的恩爱夫妻,也是屡获表扬的模范志愿者。前年十月,张妈妈突然中风,虽经抢救捡回一命,可惜从此半身不遂,必须以轮椅代步。病情稳定以后,她依然无法忘情志愿者服务的工作,现在每周一次由老伴和家人推着她,到儿科游戏室上班,真可说是“一人奉献,三人服务”。

杜老师曾任教于聋哑学校,许多残友都喜欢找她帮忙。其中有许多是她以前教过的学生,他们就医时无意中遇见昔日恩师,比手画脚,眉飞色舞,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他们无声的交谈,是最高质量的对话。

曾经有一位男士前来寻求协助,认出了三十多年前教过他的杜老师,兴奋的立刻跑回家,带来一张泛黄的照片,这种温馨的交流,令我又羡慕又感动。

春子大姐退休前在外贸公司担任会计兼秘书的工作,英文一级棒。她同时也是世界展望会的志愿者,帮忙翻译信件。她常常自掏腰包,购买衣物、食品,和大家一起去救助中心,探访那些因讨生活而流落异乡的朋友,甚至替许多人购买回乡的机票。

美玉和安纯在电子公司上大夜班。早上七点下了班,立刻赶公交车到医院当志愿者,我曾经问她们,这样不嫌累吗?她们异口同声的说:“与其在家睡觉,不如拨出半天来帮助别人,这样不是更有意义吗?”因为她们,让我在服务的领域上,丝毫不敢懈怠。

柯大哥曾在保险公司从事人员训练和各种策画的工作,他现在是活动组的志愿者。他的书法苍劲有力、气韵天成。许多院内的文宣、活动的策画,都由他一手包办。虽然已年届八十,仍然活力充沛,心思缜密,参加小区公益活动,热心奉献不落人后。

我最喜欢一句话:“。”我的志愿者伙伴们努力发出光和热,在平凡中活得精采而灿烂,在他们的身上,我看到了人性的真、善、美。欢迎有心、有力、有闲的人,加入我们的行列!
声明
本文由歇吧编辑发布,我们可能会对原文进行一些修饰,如有侵权请联系314559381@qq.com,我们将及时处理。如果你很喜欢这篇“生时灿如夏花,死时美如秋月”的内容,希望可以帮你找到通往智慧的钥匙。同时,我们还为您推荐了更多关于“ 散文 散文精选 现代散文 经典散文 ”的文章,请通过下方选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