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散文欣赏

高原小镇

格德沃志玛  2018/12/22 互联网 阅读: 453

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个小时,待我醒来巨的大天幕闯入眼界。车道两旁是斜斜的小山坡,像巨大的绿毯子延生、一直到天际。

小山沟间、伞一般的杨树林下错落的小藏房,有鹅黄、胭脂红、似云白的色彩,花哨却不让人生厌气。藏房烟囱里飘起的淡淡炊烟唤起思乡的情绪。雨微润,微风不燥。抬头让头发丝丝随风吹散,吹去千丝烦恼。

我站在山的一边,幻想在星空,美丽的梦。远远的向东望去,慧远寺在雨雾里寂然。慧远寺是一座乾隆皇帝修建的寺庙,我双手合十虔诚的致敬,敬天地,敬自己。

走到庙宇跟前,轻轻走过颓圮的砖墙。我触摸着古老的墙体,细腻的颜料在我指尖磨砂了红尘的记忆。一切历史的风云皆在此,镶嵌了289年清朝那一轮明月光的城墙,厚重又沧桑。

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庙宇里的阿科们,行走在尘世中。他们身着绛红的袈裟,翩然的衣袂袭来檀香的余味。看着一次又一次转动的经筒、绕指的念珠、不作停留随风而逝的炊烟、城墙边上的玛尼石还有供桌上的酥油灯都如星光般密集的摇曳、散落。

辽阔的草原上,惠远寺大门两侧的75座小佛塔,是我心上75次深深的回眸,是我心头辽阔的远方。

长长的高原小道上,人们叩首磕着等身长头,三步一叩,五体投地匍匐,双手向前伸直。这情景,多像生命之舞,生生不息。

在高原,仿佛拉萨在世人的前世早已结下深深的缘分,多数人的一生总要在跋涉中与它相遇。

磕着长长的长头。老阿妈、阿爸额头深锁的皱纹,身躯靠近大体体温,低入尘埃,虔诚的印记。小女孩,小男孩则用柔波般的眸子凝视着我,这眼眸穿透了我的身躯。仿佛,看透我的前世轮回。

这一切都组成了佛法的密码,让我的血脉自然地在草原上延展开来。再一次沸腾马蹄的声响。

而我,内心最惧怕的莫过于草原熟悉的气息和而我天生的豪迈被纷繁,嘈杂的人事以及蹉跎的岁月带走。

本身对信仰的呼唤。还有,自然的博大、包容,一切令我泪如雨下。

继续往南走,狂奔在篱笆网外触摸世外的清净,行走在柏油路间。白杨树高的好像快要高到云间,正值端午时节,一件薄毛衣,一条破洞牛仔裤,一双运动鞋足够抵御高原之春的寒凉,倒也可以彰显运动,青春的魅力。

耳机里放着藏族美女,阿兰.达瓦卓玛的呼唤,前奏悠扬的藏语开头,是妙音,很远很远仿佛从天边飘来,石笋、流水、小桥、藏家、一簇簇小花都无不拨动着少女心。

云矮矮的在小山顶,只有依偎着松树林,接着山脉才是安心的。

红尘之外,小路旁,随手可触摸的玛尼石,小山谷间随地散落的五彩佛像,六字真言,小山岗经幡在飘扬,流水长,高原小镇春色微微凉,牦牛、骏马、野猪安静的在草场上、灌木丛间吃草、谈情,车飞奔在高原上,路边的浅水塘、小水洼上的小黄花都能惹得怜爱。

这一切,是我期望的,却又是凉凉的。从折多山机场吹来的雾气打湿了我前世的记忆,在此刻,被唤醒。我的心是尘埃里一颗砂砾。

想象着有一天,能在这神仙居住的地方,指尖触摸着云雾、山边。藏家女孩高亢、悠扬的山歌,唱到我心头。我只为与你邂逅在莲花般的草原上,于山水间、相对、对歌、爱恋。遇见了这里的一切,我拾起丢失的灵魂。弥补我山河的满目疮痍。

朝曦,夕辉以及星星般雨点的时候,邀一众好友围着篝火,喝咋酒、吃烤肉、跳歌庄、谈人生好不舒畅。

继续走,这里还不是终点。暮色苍茫中,天地、寺庙与渐行渐远的身影都似月色如水,似水清澈如泉鸣、似泉眼孤独冷清。

声明
本文由歇吧编辑发布,我们可能会对原文进行一些修饰,如有侵权请联系314559381@qq.com,我们将及时处理。如果你很喜欢这篇“高原小镇”的内容,希望可以帮你找到通往智慧的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