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散文欣赏

打花脸与撒路灯

史庆友  2018/12/24 互联网 阅读: 289

在我的老家辽宁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哈达户稍镇白音昌营子村有两种习俗,正月十五全屯人第一次见面都要给见面礼,那个见面礼可真好笑,不分老少、男女、辈份,见面互相之间用墨水、锅底灰、印泥等一切可以动用的搞得到的有颜色的东西,想尽一切办法往对方的脸上涂;特别是新结婚从外乡来的新媳妇这一天不知道得洗多少次脸。谁的脸被涂得越重、涂得越怪、涂得越丑,谁在新的一年将会最吉祥。这种习俗称打花脸。

正月十五太阳一压山,全村人要敲锣打鼓扭秧歌,抬着一口大锅,大锅内放着点燃着拌了燃油的糠麸,随着秧歌队伍的行进,乡亲们要不断将燃着的糠麸撒在路边引不起火灾的地方。那个时候你会看到整个村子沉浸在一片“火海”中。不管天多冷,没有一个人掉队,人们的脸上挂满喜气。这个习俗称撒路灯。

据妈妈讲:打花脸、撒路灯还有一个美丽的故事。

相传在很久以前,人们生活的地球上有许多凶禽猛兽,随时伤害人和牲畜,人们为了生存,组织起来捕杀这些家伙。有一天,天神的一只神鸟因迷路降落人间,被不知情的猎人给射死了。天神知道后非常愤怒,立即传旨:令天兵正月十五到人间放火,将人畜财产通通烧光。

天神的女儿心地善良,不忍心看着无辜百姓受难,冒着生命危险偷偷来到人间,扮作一个新婚媳妇模样,将消息告诉人们。众人听了犹如五雷轰顶。不知如何是好。过了好久,才转过神来。不论怎么样,得先将仙女保护下来,不能抓回去。一老人出了个招:先将仙女美丽的容貌弄丑陋了,让她的家人认不出来。那时候没有整容院,想让一个人的外貌有变化,只有化妆。却没有现在这么多的化妆品,人们用锅底灰之类的东西将一张美丽漂亮的脸涂得面目全非、丑陋无比。你还别说,真管用,十五那天,天兵在人间搜查了一天,好几个天兵遇过仙女,但都没认出来,就这样仙女留在了人间。心地善良的仙女随后又给人们出了一招:天神的命令是第二天放火烧人间,咱们不如先下手,先给自己放火,待天上的人来了,已是火海,天兵会以为人们都被烧死了,回去交令。大家一听感觉有道理,反正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死马当活马医。便分头准备去了。到了十五晚上,每户都点爆竹、放烟火,把所有能烧的东西都点着了。天神往下一看,发现人间一片红光,响声震天,整整持续了一夜。天神可不知道燃烧了一夜的火焰,是在人们把握之中,有火没灾,就这样人类保住了生命及财产。

一个美丽的传说,随着时代的发展,形成了打花脸、撒路灯的习俗!

这两个习俗都有相当长的历史了。随着社会的发展,两条传说也在与时俱进,越来越被人们接受。随着社会的发展,故事的内容在不断更新。

过年回家,拜访了88岁的王有田老人,老人给我讲了他曾经参与过打花脸、撒路灯的历程,听起来很有滋味。

据老人讲:我母亲讲述的故事他们都知道。不论故事的真实程度啥样,但祈盼幸福是人们的共性,特别是在他们年轻的时候,没有广播电视,人们的业余文化生活相当简单,那个时代的人比较保守,人与人之间很少交流,遇上个年节时令,可乐坏了年轻人。人们会尽最大的努力去参与、去娱乐。打花脸、撒路灯适合年轻人,所以非常受欢迎。

打花脸是认识新媳妇的一个好机会。那个时代结婚,平民百姓是很少操办的,除非有钱有势的大户人家。不是因为别的,社会不安定,大操大办容易造成这户人家有钱的印象,又有新娶的媳妇,容易将胡子(土匪)引来。常言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一旦胡子惦记上了,这日子就别想太平。所以那个时代人们结婚都不操办。新媳妇入门常常是大门不出。结婚之前两个人都是听媒妁之言,没见过面,其他人就更不认识了。年轻人都好事,都想认识一下新媳妇,打花脸是一个最好的由头。看新媳妇可是当时的四大美事之一:“抽蹭烟、吃饱饭、来媒婆、扒着门缝把新媳妇看。”刚结婚的新媳妇描眉打鬓、披金戴银,一般人收拾一下都很好看的,对年轻人很有诱惑力。

那一天的小伙子也都打扮得很干净,虽然没有现在年轻人的西装革履,裘皮真丝,穿的都是手工缝制的棉袄棉裤,千层底的棉鞋,大多数人腰间系一条宽而长的黑、蓝或红色的腰带子。棉袄不系扣,系上腰带子起到了纽扣作用。系腰带子不进风,还显得干练,特别是干扛重物等农活,还能起到保护作用。腰带子很受男士青眯。

在通常的情况下,农村邻里间都沾亲带故,平日里除非是叔嫂、姑嫂间以及姐夫与小舅子、小姨子之间可以开点玩笑外,其他人之间是不能随便开玩笑的。但十五打花脸是不受辈份限制的。平时绝对不能开玩笑的两人之间也是可以相互打花脸的。

打花脸也不是一番风顺的。通常多个小青年聚在一起,一家一家地走,单个人是要吃亏的。不为别的,到了谁家,一家人都会动手,人少了,真的对付不过来,常常是没给别人打成花脸,自己已经被打成了花脸。偷鸡不着蚀把米。有的人家一年也不来几个人串门,而那天只要是有开玩笑可以打花脸的人,大家就照去不误。

每到一家,大家要分工合作,相互配合才能达到目的。首先要过老婆婆这一关。那个时候会看到亲情重于友情,往往婆婆不给开门。通过反复做工作或是几个人硬开。当门被攻破后,婆婆宁愿让来者尽情地往自己脸上涂,也不交出儿媳妇。嘴上还不停地讲着儿媳妇回娘家了等借口来搪塞,采取丢卒保车的策略。不论婆婆怎么说也不好使。大家都知道正月十五新媳妇是不能回娘家的。当时有正月十五新结婚的媳妇看见娘家的月亮会给娘家带来灾难、五谷不收的说法。媳妇必须在婆家。年轻人兵分几路,各个击破,几个人对付婆婆,几个人对付其他阻拦者,最后几个精英攻击的目标是新媳妇。不论到谁家,不达目的不罢休。

正月十五在旧庙是一个不平静的一天,甚至是鸡犬不宁的一天,人们的脸可能是花里胡哨、五颜六色的,但却是幸福快乐与人们相伴的一天。

正月十五的夜晚更火爆。吃过晚饭,人们不约而同聚集在土地庙前。秧歌队长与屯中有头有脑的几个人一起为土地庙敬香,参拜各路神仙后,将存放在土地庙一年、不知流传了多少辈子的一口特大的生铁锅抬出来,几经捆扎,将其放于一个“井”字型架子上,8个棒小伙抬着,将锅里拌过油的糠麸点燃。撒路灯开始了。

那个时候,没有现在这样方便的燃料油,人们从早春就做撒路灯的准备。家家户户都在水肥充足的地块种些蓖麻。撒路灯用的油主要是蓖麻油,都是自己榨的。榨油可是个麻烦而且累人的活。将去了皮的蓖麻用碾子压细,用锅蒸熟,乘热放在一个叫油榨的器皿中,室内温度越高越好,用大铁锤猛击油榨两端的两个大楔子,给油榨加压,往往是还没等把油榨出来,打大锤的人已经全身是汗。有人说,打大锤的人出多少汗,就能出多少油。

当时,人们对撒路灯都非常重视,别看榨油不容易,当撒路灯的队伍走到谁家门口,谁家都要往锅里添油,让火旺起来。那是因为传说美丽,一是能保人畜平安,二是种庄稼不出“乌米”。在那个时候,也没有现在这么多防治“乌米”的办法,撒灯不出“乌米”,人们都信其有;再有撒路灯是全屯人聚会的好时机,谁也不会放过。

撒路灯活动不论进行得多晚,天有多冷,没有一个人掉队的,每个人的心都很虔诚,祈盼着平安幸福、五谷丰登。

将全屯所有角落全都走一遍,撒灯才算结束。所有撒灯者再一次返回土地庙,参拜土地庙诸神,将撒灯大铁锅送回土地庙收灯为止。

如今,打花脸的越来越少了,传统的撒路灯已经被饱含现代科技的灯会所取代。但不论科技含量多高,劳动人民借打花脸、撒灯,开灯会祈求平安幸福、五谷丰登的主题没有改变。

声明
本文由歇吧编辑发布,我们可能会对原文进行一些修饰,如有侵权请联系314559381@qq.com,我们将及时处理。如果你很喜欢这篇“打花脸与撒路灯”的内容,希望可以帮你找到通往智慧的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