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散文欣赏

禅茶一品,普洱情深

河北海蓝蓝  2019/01/28 互联网 阅读: 496

如果说不会喝茶就不敢喝茶,请不要笑话我。第一次到同学家,她泡了一大杯说是亲戚从云南带回的普洱茶。不知惯于喝茶者感觉如何,我却觉得有点儿苦涩。看我“狰狞”的表情,同学知我的确无福消受这高级饮品,但还是笑着说:“茶苦,下火!”我只好迎合:“暑热,凉凉再喝!”

华佗《食论》有“苦茗久食,益思意”,可那杯浓浓的普洱茶,让我清醒地意识到“失眠的魅力”,从此不敢饮茶。

一次,天津学生约我品茶聊天,我声明不敢喝茶。他笑着说:“老师,请您喝果茶!”

果茶是由瓜果与茶研制的一种饮品,口感舒爽,有益健康。那以后,我尝试着喝花叶果泡出的茶。

茶与我越来越亲,我与茶越来越有感情。2015年,有位30年未见的学生从北京专程看我,带的礼物是个精美的“百年普洱”大礼盒,还有个天青竹冰裂纹陶瓷罐。我打开礼盒,里面有个很大的普洱茶饼,浓浓的,香香的,最主要是学生赠送,有点儿窃窃的满足感。在礼仪之邦的中国,适用最广的便是烟酒茶,可以送长辈亲友,可以送领导客户,而送茶礼品,显得既文雅,又讲究。

中国茶文化源远流长,普洱茶被誉为“可入口的古董”,品位独特,越陈越香,有道是:“香陈九畹芳兰气,品尽千年普洱情。”用它送礼不正体现出岁月流逝,情谊永存。即使多年后,茶依旧,情更浓!这种送是一种情怀,一种品位,更是一种价值的提升。

茶具是茶文化的重要工具,本身就是一种文化符号。无论送礼还是收礼,都显得有品位,有内涵。茶与陶瓷都是中国传统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茶和茶具交相辉映,成就了一段又一段风雅故事。在陶瓷兴盛的宋朝,就有一种专为茶而制造出的茶具,名曰:建盏。

有人说:读懂唐三彩,就能读懂盛唐包容大气的鼎盛繁华;读懂建盏,就能读懂南宋返璞归真的闲情雅致;读懂明家具,就能读懂明朝清廉简单的文人风骨;读懂普洱茶,就能读懂清皇族血统独特的高贵身份。

我因了普洱茶,竟喜欢上茶文化,不但不在抵触,还对茶道产生浓厚兴趣。去年到福建下梅古镇,知道那里是“万里茶道起始点”。从下梅集运的茶叶通过运河的小竹筏汇入崇阳溪,经闽江入海销往海内外。听说云南也有一条专门将普洱茶销往外地的运输线——“茶马古道”。宁洱就是这条古道的起始点。

随着对茶知识的不断积累,对茶文化的认识逐步加深,我越来越关注各地茶的特点,以及饮茶习惯。每到一地采访,我都会品味一下当地茶与普洱茶的区别。

在福建马尾船厂采访时,亲眼目睹舾装课长娴熟的泡茶技艺。“闽中茶品天下高,倾身事茶不知劳。”一个普通造船工人却如此精道功夫茶,难怪福建有句这样的俗语:“宁可百日无肉,不可一日无茶。”

以茶会客看似简单,却包含着许多学问,泡茶、斟茶、品茶、添茶都很有讲究,而醒茶却是普洱茶的关键步骤,与空气和水分充分接触,可以改变原有状态,稳定析出内含物质,排除茶中不良因素。回想首次喝普洱茶的感受,真该对那杯普洱茶说声:“对不起!”

在福建下梅,茶铺女孩儿曾告诉我:茶不仅只是单纯的饮品,还是一种文化符号和载体,承载的往往是茶农、制茶人、泡茶人的生活理念和文化价值观。如何将生活理念和文化价值观原原本本传达到喝茶人身上?她觉得,最重要的是要站在喝茶人的角度,去认真品味一杯茶。

茶与酒不同。茶热方显待客至诚,可不能斟满,烫手导致茶杯摔碎会造成尴尬局面,故民间有“酒满茶半”之说。

江西人喝茶也是一种时尚,但真正喝江西茶的人不多。婺源有座因朱熹“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而名的村落,不光景色宜人,还让我观赏了一场传统茶道表演。

这里群山环绕,秀水缠腰,徽派民居错落有致地分布在溪水两岸。翘角飞檐,小桥流水,优美的江南风光令游客陶醉,而老百姓仍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淳朴生活。或许正是这种清幽淡泊的环境,吸引着众多城里人到山野乡间,寻觅一种除却凡尘喧嚣的安宁。

从高台之上的茶亭俯视绿树掩映的村落,竹影摇曳,鸟语花香,炊烟袅袅,富有生机。茶老板忙着介绍店铺茶品。问他主营什么茶?他说铁观音和普洱茶。问他为何不销婺源茶?他说江西人更爱喝青茶铁观音和黑茶普洱。婺源以绿茶为主,也有红茶,可无法与名茶抗衡。现在这两种茶占销量一半以上。他讲:喝茶是一种文化传播,需要不断培养。只有在文化背景下,才能激发对茶的兴趣。有了兴趣就会去品,有了品尝,才会发现茶中滋味。他建议我去龙泉溪谷亲自体验一下品茗之趣。

沿石径向前,眼前是一幅“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的“水墨丹青”,我尽情吮吸着丰沛的负氧离子,享受上苍无私的馈赠。在一处平缓呈“U”字的溪谷,我看到身穿淡蓝汉裙的长发姑娘,正娴熟地表演功夫茶。

潺潺的溪水漫过从竹林飘下的白纱,蒲草编织的凉席覆盖着溪边的鹅卵石,其上散放着几个圆形坐垫,一块淡雅的旗布遮住了长长的茶几,摆放着青花瓷壶和几个洁白如玉的小茶碗,一种恬静的诗韵呈现出来:“野泉烟火白云间,饮香茶爱此北山。岩下维舟不忍去,青溪流水暮潺潺。”

我恍若穿越千年,目睹灵一与诗友情趣盎然。那种醉卧茶香美景中,不知暮之将至,令人流连忘返之景吸引我缓缓向前,脱去鞋子,轻轻踩着鹅卵石,坐在榻榻米上,静静聆听关于茶的故事。

姑娘莞尔一笑,像是看出我的心思,茶碗掠过,沁人心脾,倾心赏茶,汤色不浓,红而透明,浅斟慢酌,品茗赏景,体验古人陶醉山野之妙。

从江南回来,我开始喝茶,品婺源红茶、绿茶,饮铁观音,唯独不舍得打开像月亮似的“百年普洱”大茶饼。

一天,儿子要见未来岳父母,准备了烟酒糖却没买茶。我明白他想把“百年普洱”当礼品。茶原本就是用来喝的不为储存,送人显得有品味,何况不是一般身份,望着青竹茶罐上的几簇兰花,我理解了其中寓意,便对儿子说:茶罐留做纪念,“百年普洱”,你拿走吧!

前不久,京城作家赠我一幅《罗汉品茶图》,画面是身着袈裟席地而坐的比丘,面前有一托盘,上有一壶、一碗、三红果,头顶一轮圆月。僧人坐禅,饮茶提神,不知是茶成就了僧人的禅境,还是僧人成就了茶的最高使命。总之,茶是自然灵芽,而禅则为心之妙悟,禅茶一体是心与茶相通,如禅茶文化的“正、清、和、雅”一样,没有禅心的人是喝不出茶的味道,无禅不茶,禅茶一味,品读画意:茶之韵,禅之诗,“吃茶去”,饮普洱!

声明
本文由歇吧编辑发布,我们可能会对原文进行一些修饰,如有侵权请联系314559381@qq.com,我们将及时处理。如果你很喜欢这篇“禅茶一品,普洱情深”的内容,希望可以帮你找到通往智慧的钥匙。